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专栏 / 美文欣赏
往后余生,惟愿安好
日期: 2020- 08- 24 

亲爱的朱先生:

见信好!

你来自东北,那个一到冬季,满城冰雪的哈尔滨。

我生于江苏,这个四季分明,鱼米飘香的盐城市。

你心思细腻,一步三想,毫无东北音,皆言你是南方人。

我大大咧咧,心直口快,普通话堪忧,都说我是北方女。

我和你,从相识到相知,从陌生到熟悉,从单身到成家,细数来已走过12载。也许你做梦都想不到,我会以这样的形式,在这个特殊的日子,给你写这样一封信。

2008年,四月春酣。与君初识,繁花正茂。大一下学期,日近黄昏时,我们初遇在矿大的校园里。你是矿业学院的,采矿工程专业。我来自管理学院,学的工商管理。那一面,让我们两个远不搭边的陌生人,紧紧系上了命运的红线,走在一起至今。

2010年,冬月凛冽“我签了河南神火集团,你读研吧,我供你!”那日的你壮志满满。工作的地方在商丘永城,离徐州很近,只有一两小时车程。你说,这么近方便见面,多好!很久之后,才知你推掉了更好offer仅仅因为那些地方和我远隔千里

2011年,风吹盛夏。你收拾好行囊,转身投入社会的怀抱。而我则保了研,继续学校这座象牙塔内。这个夏天,你被分到了新庄煤矿。你说,一切顺利,放心!这三年,你先是被分到掘进队,而后进了开拓队,再又来到综采队。你告诉我,你们队长对你很好。我却知,这样的好并不是凭空来的。

刚工作那年,你下井整整送了一年的馍馍。记得你提及时,我还哈哈笑你。如今执笔至此,心中五味杂陈。谁曾想,读了快二十年书的你,最后竟成个送饭小工了。可你却说,送饭可是个好差事,别人都求不来,走到哪学到哪。就是有点重,勒得肩膀子疼。你说,井下那些经验丰富的老师傅,看到你来送班中餐,吃着白馍馍、啃着大鸭腿,都乐得给好学的你解东说西的。值!

还记得,有一次你值夜班,我刚好来找你吗?我说,我想去你工作的地方看看。到了矿上的第一感觉,路面是灰突突的,办公楼也很破旧。你说,在区队里干活,就这条件。那晚,你搬来队里唯一的一张折叠床给我。头顶的白炽灯,亮地晃眼。盖着满是黑灰油污的被子,我佯装闭目假寐。夜深了,抬头望去,倚靠在凳子上的你,歪着头已经睡熟了。屋外,寒冬料峭。

对了,你知道吗?好多次我给你打电话,一直都不通。等你再打来,已是好几小时后了。你说,下井带班刚上来,马上就去洗澡。紧紧提着的心,霎时落回了肚里。因为我见过,你的手面几次都被掉落的石块,给砸破了。瓦斯爆炸、片帮冒顶、煤与瓦斯突出……你说得多了,这些煤矿事故的专业名词,连我这门外汉也能略知一二了。可人这懂得多了,胆子也就越发小了。

2014年,我毕业了。你辞了职,和我一起来到里必煤矿。彼时,这里只有一栋小小的临建办公楼。余下的,便是黄土扬青草莽了。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山,这是我最真实的感受。9回东北老家待了两月多的你,拉着行李到单位报道,黑了也瘦了。你说,天天大晌午,被小外甥女拉到外面捉蜻蜓,晒的。我探着你的手心,厚厚的一层硬茧。

2015执子之手。相识6年之久,我收到了你的第一束花。也是那日,我们的身份得到了彻底转变。后来,遇到一些有纪念意义的日子,翻着旁人斑斓纷呈的朋友圈,我总怪你没有给我一份惊喜。你反驳,还不是怕我觉得浪费呢?也罢,我本不喜浓香的花束,摆弄完也终会枯萎。歆羡归歆羡,咱骨子里还是个俗人。敞开肚皮出去大搓一顿,更合我心矣。这么多年,你早就摸清我的脾性。

2016元旦前夕。这个本该喜庆的日子,却让我们如临冰窟。记得,那日的全员大会上,猝不及防的一份名单,给我们深深戳上了待岗的标签。当夜,收拾完行李后,我们相拥着,久久无言。没想到,咱也“榜”上有名了,你打破了沉默。后不后悔来这?我问。想当初,你原本的工作干得正趁手,却放下一切与我来到这里。没什么后悔的,安心等通知吧,你低声回。咱俩还能吃“双低保”,知足吧,你安慰我道。我想,夜幕中的你,嘴角定是苦涩的。这个假真地很长,足足一年四个多月。返岗回归时,一切仿若平常,一切却又不同以往。

2018年,迎接新生。们的儿子,呱呱坠地。你说,那日刚出手术室的我,面色惨白,毫无血色。你当时就红了眼圈,暗地里抹了把泪。你说,怎么也想不到,素日里胆小如针尖的我,那个连掏耳勺都不敢使的我,竟能那样面色平静地走进手术室。记得,那日术后被抬到病房,麻药的作用让我动弹不得,只能左右转动沉重的脑袋。冰凉僵硬的下肢,在你双手的不断按摩下,才渐渐有了温暖。初为父母的我们,请了位医院的护工,可诸如倒尿袋、擦污血这些脏活,主力还都是你。短短一周,你瘦了五六斤。

这年的十月,我们正式划归到了中煤集团,成了华晋大家庭的一员。你说,新来的班子雷厉风行,现在的队伍意气风发,如今的公司焕然一新。远在江苏的我,此刻正抚弄着孩子。不知,你回来还能适应不?你担忧道。111,产假到期的我正式返岗。新的部门,新的岗位,新的挑战……所有的一切,让脱离社会快一年的我,一度陷入浑浑噩噩的泥淖。这段时间,成为我职场生涯的“阵痛期”。成长的过程,如抽丝剥茧。你说,学着接受,做好本职。如今的我,不言多余:问心无愧,便是最好的注解!

2019,金秋月。你成了生产技术部副经理,职位高了,担子也重了。矿井的建设日新月异,你也跟着越来越忙了。加班,成了常态。深夜中,总能看到你的办公室灯火如昼。一个月里,你有时就回个两三趟家。可我们租住的小屋,与你仅仅相隔十余公里。有时我也会怨你,为什么不歇一歇,多陪陪我们啊?你总说,这事急,忙完还有别的,今晚(周末)加班不回了。每每跟你视频时,背景总是办公室的蓝色工位,带着眼镜的你在聊天的同时,还不忘盯着屏幕上花花绿绿的图。孩子一见着你,就一直喊着“回家,爸爸回家!”你说,好,爸爸明天回。可第二天,你往往都会失信。

就在前段时间,你不知怎么就得了荨麻疹。除了脸和脖子,浑身上下都是红色的斑块,像极了蚊子咬的大包,看着都瘆人。这三伏天的,你倒成了异类,穿着长袖外套,就是怕受风受凉加重病情。当然,胳膊也被你挠得不成样了。要是摆到明面,你嫌丢人。实在熬不过的你,周末终于回了趟家。买了堆药吃了好些天,才好利索点儿。我上网查了,这得了荨麻疹,就是免疫力太低了。人生繁盛,似水流年。亲,争朝夕之余,咱对自个儿好点,可否?

农历七月初八,你我步入婚姻整整五年。按那西方的说法,五年是为“木婚”,硬了心且已开始坚韧。对了,咱们儿子的出生日,是阳历七月八号,多巧!七夕之际,絮絮写下这封忆事小信,静静记录我们的烟火人生。寥寥数语,不一而足。往后余生,惟愿安好!

妻       

庚子年七夕·

(晋城能源  程艳)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