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专栏 / 美文欣赏
故乡的枣树
日期: 2020- 08- 13 

老家有事,最近回了一趟家进到院里,映入眼帘的是一枣树,少说也有二十棵。大部分枣树都有年头了,年纪来算,估摸至少有百年了记忆这些枣树就一直是这样,长在贫瘠的土地上,迎风傲雪,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就像老家朴实的村民一般,不求索取,只求回报。

每年农历四、五月间,枣树便会长出一簇新绿,慢慢成长为一枝树叶印象中每年端午枝上会开出米粒状的黄花,星星点点,沁人心脾不知从哪儿飞来的蜜蜂,落在枣花上,嗡嗡作响,偌大的庭院成了蜜蜂的世界,好不热闹。之后,枣树便开始结果,树叶慢慢长大待到盛夏时,满树枝繁叶茂满眼绿影婆娑人们奉上一片阴凉。父亲和哥哥在一上午的劳作后,端着饭碗在枣树下吃饭清凉慢慢恢复劳作后的体力。

当枣儿从绿豆一般终于长到花生大小的时候,我就开始留心上了枣的长势,但这时的枣还是浅绿色的,上面有一些淡淡的小白点,吃起来有发木的感觉,

到了农历七月,有枣慢慢从两端逐渐变红,开始只是有那么一点红意,先红的枣子总是结在高处早已按捺不住馋意的我放学后都要爬上母亲见了总会站在院子里,叮嘱小心掉下来,小心枣枝划直到我从枣树上心满意足下来后,母亲才会离开。

“枣花红家门”当凉风习习、秋意渐浓时,满树的枣,就像一颗颗红彤彤的玛瑙,沉甸甸地缀在枝头,原本高挑上扬的枣枝,一天天慢慢地头来,可谓“千枣万枣压枝低”放学后飞奔回来的我,书包一扔双手一抱腿一缠,提腰、缩腿、登脚,蹭蹭几下,就像猴一样上。找个结实的枝干一坐,就可以稳盘四海地享受甜脆可口的枣了。这时候,吃枣已经有了选择的余地,举目四顾,随手拈来。

由于里枣树多,一眼望去满院绿色树影间,都是红彤彤的到了中秋前夕,等到枣成熟的时候,全家总动员开始打枣父亲和二哥先锋队,他们手拿长杆树上打枣,母亲、姐姐和我在树下捡枣,头顶时不时地会下起一阵枣雨,劈头盖脸落下来,打生疼碧绿的枣叶一起落了下来,枣跟叶混在一起,枣会没在枣叶下此时我们不敢抬脚,因为随便迈一步可能会把枣踩烂了,只能蹲着,一个一个扒拉捡到篮子里,确定叶下没有枣后,再起身把篮里的枣倒进早就准备好的笸箩里我和姐姐还会比谁捡的多,院子里一片欢声笑语。

一天的劳累,枣儿总算打完了,接下来的时间母亲便把红彤彤的枣儿摊开晾在院子里,让枣自然风干晾枣是个细致活,不能让雨淋了,又不能把枣压烂了秋季雨多,有时母亲刚把枣晾出来,天就阴了,母亲把枣收起来,如此反反复复,在母亲的悉心照料下枣儿方才晾好了。下一步就可以放入瓮里了,由于母亲保管好,我家的红枣总能卖个好价钱,二姐和我的学便也有了着落了打扫回来枣叶存起来还能当做冬天喂牛羊的饲料,也算是物尽其用

如今的我离开老家已有数年院子满是沟壑的枣树纵然随着岁月慢慢变老拼劲全力静静地等着此刻远方有一个人思念晋城源  刘全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