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专栏 / 美文欣赏
北国快递
日期: 2020- 02- 17 

一夜之间,世界仿佛停下了脚步。城市不再喧嚣,乡村也愈加清寂。往日里,夜幕下的灯红酒绿,白昼时的车水马龙,似乎都被摁下了“暂停键”,一切都被定格成画面。

“咚咚咚……”

年初五大早,一阵沉稳的叩门声响起。这个时候,还敢在外面乱跑的,也真是胆大。放下刚包好的饺子,掸了掸手走上前。从猫眼里看过去,原来是快递到了。把门开一条缝,接过包裹签收了,随即关上了门,连那声“谢谢”差一点也被关在了里面。居然连他的脸都没看清,我颇有些歉意。“小哥,注意防护啊!”我在心里默念着。

捧着那轻飘飘的纸盒,心里头却是满满暖意。须知,这份快递,跨越千山万水,从那遥远的“冰城”哈尔滨,千里迢迢才来到我手中。一旁,婆婆拿着早就备好的小喷壶,“呲呲”朝我和包裹君喷了起来。细密密的水雾,带着浓烈的酒精味,瞬然间涌腔入腑,带来一股子眩晕感。

“快,去好好洗下手!”婆婆催促我道。“好的,妈。”无奈道。待洗罢回来,定睛一瞧,那快递在婆婆的“酷刑”下,被淋透透成了“落汤鸡”。呵,时疫之下出勇夫。我这东北老婆婆,可真“硬核”!

拆开快递,里边是一只鼓囊囊的塑料袋子,透明胶带里三层外三层,捆得可够扎实。再来开撕,满当当一堆口罩映入眼帘:N99医用隔离面罩、3M 9001V口罩、PM2.5口罩、一次性医用口罩、儿童平面口罩……品牌的,专业的,医用的,五花八门。黑色的,粉色的,白色的,色彩纷呈。就连那普通的薄棉纱口罩,也都被搜罗了进来。

“唉呀妈呀,这孩子,给咱整这老多啊!”婆婆大声嚷嚷道。要知道,连着好几日,我和老公两人跑遍这小县城,每次都是空手而归。大大小小数十个药店,连个口罩影子都没见着。如今,能拥有口罩这块小小布片的,那都是“大户”。

“姑娘,快递收着啦。给俺们这老多,你们那能够吗?”视频声,“叮叮咚咚”响了开来。刚一见着人面,婆婆立马追问道。

“放心吧,妈。我在大药店上班,早就给家里提前备上啦。哈哈!”“对了,你让我哥和嫂子,出门一定要记得戴口罩啊。”看着婆婆心急的样,小姑子捂着嘴乐了。听罢,婆婆这才松了口气。“姑娘,今儿个破五。你们包饺子了没?一定要吃饺子,过年啥啥都好。”……家长里短的嗑唠了开来,客厅里不时传来欢笑声。

回到厨房,灶上蓝黄色的火苗,贪婪舔舐着锅底。不断蒸腾的热气飘散开来,带着乳色水雾摇曳流淌,透亮的水珠爬满了窗玻璃。端起沉甸甸的黄色圆竹篦,一只只饱满肉实的饺子,陆续被下到了开水中,上下浮沉。

窗外,一汪碧蓝,阳光大好。屋内,水雾氤氲,渐渐模糊了视线,窗花圆圆晕作一团鲜红,似烈焰般,燃烧着,跳动着……良久,香味渐显。

这,是年的味道!(晋城能源 程艳)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